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宋冬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女儿是我的四季

2012-07-11 10:52:0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宋冬
A-A+

  2006年底瑞哈娜•达文波特(Rhana Devenport)邀请我和尹秀珍在2010年到新西兰的美术馆(Govett-Brewster Art Gallery,New Plymouth NEW ZEALAND)做双个展“中国四季”。从那时起我就问自己:我的四季是什么?自从我们的女儿出生后,她成为家庭忙碌的中心,也成为整个家庭欢乐的新源泉。我母亲也因为新一代的降临而感到精神上的慰藉。女儿的出生,也使得我更加忧虑未来,日益糟糕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现实,能否给下一代人幸福的基础?而独生的一代,在现行的教育体制下能否负起未来的大任?孩子的喜怒哀乐和未来牵动着许许多多的家庭。独生的孩子们成为了家庭的风景。而这一道道的风景在当今的教育体制和社会状况下,成为了父辈们控制下的相近的盆景。盆景是具有灵性的传统艺术。它来自自然,师从自然,达到缩龙成寸、以景抒怀、表达意境的立体的活的山水画。

  然而盆景又在控制着自然、扭曲着自然,它满足了人的审美的同时又使植物们失去了自由。盆景成为了欢愉与痛苦并存的象征。而今天千篇一律的塑造和拔苗助长的方式使盆景在今天更多地沾染了世故和俗气,批量的生产使其中的大部分成为了廉价的商品。

  我想,女儿就是我的四季。我不希望扭曲她,艺术可以让我们在一起游戏,也可以把时间存放在艺术中。我决定与她合作做一件作品

  ——《女儿是我的四季》

  2008年我带着女儿去苏州拙政园中的“梧竹幽居”,这个俗称“月到风来亭”的建筑是一个以窗借景的绝佳设计,站在亭子里向外看,四个圆洞恰似四个巨大的镜框,镶嵌着园中一年四季的景色,每一面都有一季的最佳。园林的设计除了有着美学特征,还渗透着浓重的亲情。旧时的大家闺秀成年出嫁前都是大门不出的。虽然当时重男轻女,但有条件的家庭还是把家园设计得一步一景,四季变换。使得女儿在家中的十几年间不至于太枯燥。通常我们站在亭中欣赏外界的风景,而这次女儿在这些窗洞间玩耍成为了另一道景色。我与她商量:“我们一起去新西兰去玩和做作品如何?”其实整个过程就是这件作品,玩儿是孩子的天性,她自然很高兴。我们一家在新西兰新普利茅斯的海边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假期,我在展场中搭建了一个像“梧竹幽居”似的小摄影棚,我与女儿在里面一起用食物和饮料制作盆景,然后与她在盆景中玩耍,我拍下她与盆景的互动,我们成为了亭内的风景。而摄像机记录了我们共同的四季记忆:绿色的运动饮料化作春水,让女儿睁眼后感到惊奇;夏天中的她躲在烤鸡山后,喝着我们平时禁止她喝的有色素的饮料;偷吃着秋天被大灰狼看管着的三文鱼山;费力地给火山下椰蓉雪。这些将留存在她7岁的记忆画面中,她是我的四季,是我和我父母及全家的风景。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宋冬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